Written by 11:29 封面故事

开年大戏–美伊冲突搅局金融市场

Issue 37

美国日前在伊拉克发动空袭,打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引发链式反应:伊朗誓言报复,美国增兵中东,伊拉克巴格达“绿区”遭袭……美国和伊朗领导人几番隔空放狠话,气氛日益紧张。在伊朗对美军采取报复行动,打击伊拉克境内的美国军事目标后,黄金一度上破1610美元关口,原油暴涨4%。中美阶段性贸易协议的利好刚刚让金融市场松了一口气,美国和伊朗的紧张关系又再次让市场为之紧张,黄金、原油价格在一夜之间一骑绝尘直线飙升。

不少媒体认为,去年底一名美国承包商在伊拉克基尔库克附近一处军事基地被炸身亡,是引发美国和伊朗对峙升级的直接导火索。也有学者提出,一年半前特朗普接任,美国执意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才是给两国关系转变埋下的伏笔。

尽管国际原子能机构一再确认伊朗遵守伊核协议,美国在伊核协议各方均强烈反对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于2018年 5月单方面退出该协议,并重启和新增一系列严苛的对伊制裁。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时期艰难促成的美伊对话以及两国关系回暖势头终结,两国再次滑向对抗。

美伊紧张关系升级的一个重要节点出现在去年 5月。当时,美国宣布中止对任何国家和地区进口伊朗石油给予制裁豁免。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伊朗未来倡议”项目负责人芭芭拉·斯莱文指出,以此事为分水岭,伊朗对美政策由“保持战略耐心”转为“抵抗与报复。

2019 年5月,伊朗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

2019 年6月,伊朗击落美国一架“全球鹰”无人机,美伊关系一度剑拔弩张。

6 月之后,海湾地区发生多起重大事件:沙特阿拉伯油田遭袭、海湾地区多艘油轮遇袭、巴格达“绿区”多次遭火箭弹袭击,美方指责伊朗是这些事件的“幕后黑手”,伊朗则坚决否认。

2020年伊始,美伊局势更是急转直下。为报复美国承包商之死,美军空袭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多处设施,导致伊拉克民众冲击美国大使馆以示抗议。美军空袭巴格达国际机场,炸死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有媒体甚至警告,美方的一系列行动打开了可能引发中东乃至世界大震荡的潘多拉魔盒。

斯莱文认为,美伊关系发展到如今“是一个悲剧”,“是一系列战略错误的结果”。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史蒂芬·沃尔特认为,美伊危机发展至今“毫无意义且非常危险”。他指出,伊朗并未威胁到美国自身安全或繁荣。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做法,再次证明美国无力在全球重点事务上形成“连贯而有效”的战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知名主持人法里德·扎卡里亚说,特朗普上台伊始即承诺要将美国带出中东泥沼,集中力量处理长期被忽视的国内问题。但几年过去,美国在中东不仅旧“仗”未消,又新增军事冲突危机。扎卡里亚还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伊政策更多出于意识形态考量。

美国、伊朗的外交关系缘何走到今天这般地步?

1967年,为了从亲美派的巴列维王王朝从中获得利益,美国援助伊朗建立了原子能研究中心,紧接着,为了争夺伊朗核市场,欧美等西方国家抢着跟伊朗签订核研究合同。

1856年,美国与伊朗两国官方签订双方间的第一个条约—-《美伊友好条约》,开启了两国交往的历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由于苏联、英国在伊朗素来有争夺和各自的势力范围,美国与伊朗之间只有有限的交往。二战的爆发改变了这一局面。50年代初,伊朗民族主义者摩萨台上台,开始了石油国有化运动,以此为契机,美国通过发动1953年政变,赶走了摩萨台,更是驱逐了苏、英两国在伊朗的传统势力,开启了与伊朗的“蜜月”关系时期。作为表示,美国大量军援、经援接踵而至;伊朗方面,尤其是国王,对美国可说是感恩戴德。进入60年代,肯尼迪政府授意国王进行改革,使得白色革命在伊朗悄然兴起。尼克松上台后,为应对美国国力衰落的现实,不得不实行战略收缩,伊朗更成为美军在波斯湾可依靠的“双柱之一”,充当美国武器的大买主和波斯湾的新宪兵,双方“蜜月”关系一度发展到高潮。70年代末,新上任的卡特总统提出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权外交理念,伊朗作为“蜜月”盟友,理应符合美国人权标准,于是国王不得不实行了一系列自由化政策,放松了国内的政治气氛,反对派也逐渐聚集起来,终于酿成了震惊世界的伊朗伊斯兰革命。

可是万万没想到,到了1979年,震惊全球的伊斯兰革命爆发了,它不仅推翻了亲美派的巴列维王王朝,建立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了一个政教合一的特殊国家。而且新政府还采取反美政策,这使得两国关系突变,日趋紧张,特别是在伊朗学生占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扣留52名美国人作为人质后,美伊关系彻底决裂。作为报复,美国立即中断了所有与伊朗的政治军事合作,并对其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

1980年4月7日,美伊正式断交,美国对伊朗采取孤立政策,美、伊成功化友为敌。随后,两伊战争爆发,美国公然支持伊拉克。两伊战争持续了八年才结束,战争停火后美国表示愿意与伊朗官方缓和关系,但遭到伊朗的拒绝。伊朗跟伊拉克的战争成为了伊美关系恶化的上升点。接下来从1992年克林顿上台到2009年小布什任职美国总统结束,整整十六年,美国对伊朗坚持执行政治孤立,经济制裁以及军事压制的政策。在此期间,尤其是9·11事件后,美国将伊朗列位支持恐怖活动“最积极的国家”,进行全方位的制裁。纵观这26年的“蜜月”关系,不管美国的实力在世界格局中历经了怎样的变化,美伊关系都无时无刻地体现着美国在这其中的主导性。

多年来,旨在遏制伊朗核计划的国际制裁令该国经济陷入瘫痪。

2015年,伊朗与六个大国达成了一项协议,这让伊朗经济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但美国在2018年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新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这再次使该国经济陷入困境。根据世界银行的估计,伊朗拥有世界第四大原油储备。该国的经济增长和政府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原油出口,限制伊朗石油出口是特朗普两年前恢复的主要制裁措施之一。伊朗石油出口下降,加上银行、矿业和海事等其它行业受到国际限制,导致该国与世界的贸易总额出现萎缩。

这就是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预测机构预计伊朗原油产量和出口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伊朗政府为实施该国经济增长而采取有限的财政措施,由于实施了制裁,总体经济活动减弱和对海外石油出口的限制使情况更加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到2019年和2020年,伊朗的出口可能会低于进口。

伊朗央行的官方汇率一直稳定在42,000伊朗里亚尔兑1美元。非官方市场上雷亚尔要弱得多,且在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加剧的情况下,本月雷亚尔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40,000的水平。当地货币疲软导致伊朗的通胀率很高。世界银行表示,通胀率在2019年5月达到52%的峰值。在就业机会匮乏的情况下,这提高了人们在伊朗生活的成本。

长远来看,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将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维持力量投射的能力造成毁灭性打击。

2020年1月8日,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向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设施发射数枚弹道导弹,美国与伊朗之间你来我往的激化局势出现了戏剧性转折。再往前追溯,最近两周发生的事情还可以追根溯源到,自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决定让美国违反在2015年签署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承诺及美国决定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以来,美伊紧张关系的逐步加剧。与伊朗日益恶化的危机,凸显了没有有效行政手段来制约因总统的一时冲动而带来的后果。

在成为有史以来第三位在众议院遭到弹劾的美国总统后,特朗普现在朝着美伊关系火药桶扔了一根划着的火柴。当前与伊朗紧张关系出现的毫无意义的激化对扩大美国的利益会产生极为严重的适得其反作用,甚至与本届美国政府阐明的许多全球行动重点背道而驰。美国因为有可能与伊朗开战而在中东面临陷入新的泥潭的可能性令人不安。而从更长远来看,美伊冲突会严重削弱美国要在亚太战区保持的力量投放能力。

这还将终结美国国防部在2019年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报告》中提到的一点,即亚洲地区是特朗普政府的“优先地区”。如果在当前这种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判断力和理性能够占据上风,那么这场危机或许会到此为止,美伊两国也许会找到某种方式不仅化解紧张局势,甚至也许还能够对坐在谈判桌前解决彼此间的分歧。

 

(Visited 29 times, 3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