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15:24 封面故事

欧盟换届,欧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对欧洲框架进行全面评估的最佳时机

Issue 34

2019 年欧盟主要政治机构领导人换届,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及欧央行行长德拉吉任期均将在 2019 年 10 月 31 日到期。换届人选将决定欧盟未来应对挑战的方式和立场,欧洲理事会(政治议程设定)、欧盟委员会(立法发起、行政执行)、欧洲 议会(立法批准),以及欧央行将于 11 月完成领导人换届。其中,主管财政纪律的欧盟委员会,其领导人对财政纪律的态度,及主管货币政策的欧央行行长,是否继承德拉吉的宽松立场,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欧盟未来应对挑战的方式。

欧盟峰会上,欧盟众领导人经过 3 天会议后由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宣布:欧盟领袖已同 意主要机构高层职位的人选,就欧盟五大机构领导职位继任人选达成一致,他们将会 在未来 5-8 年领导欧盟的核心机构。

德国国防部长获提名接任欧盟委员会主席;

法国人拉加德获提名出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

比利时首相米歇尔出任欧洲理事会主席;

西班牙外相博雷利将出任欧盟外交政策首长。

图斯克补充到,米歇尔可以在 11 月出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其他重要欧盟机构的领导人选,特别是冯德莱恩的提名,须获欧洲议会通过。

获得提名后 IMF 组织总裁拉加德发推特公开回应,提名期间将暂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职务,对被提名欧洲央行行长感到十分荣幸。提名拉加德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市场对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执掌欧央行、从而可能带领欧央行走向过于保守路径的担忧。

法国总统马克龙称赞拉加德具有领导欧洲央行的所有才干,而外界形容,现年 60 岁的冯德莱恩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亲密盟友。从多方回应情况可见,欧盟传统三架马车中的德、法两国显然对这样的提名结果感到满意。

 2019 年 7 月 16 日,欧洲议会 16 日投票选举德国人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 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在当天傍晚的投票中,冯德莱恩获得 383 票支持, 另有 327 票反对、22 票弃权,冯德莱恩以微弱优势过关。冯德莱恩将于 11 月 1 日正式接替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成为首位女性欧盟委员会主席。

当天早些时候,冯德莱恩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介绍其政策主张。她说, 欧盟将在对抗气候变化方面做出更大 努力,在 2050 年前实现“碳中和”并把这一目标写入欧盟首部应对气候变化的法律。

随后,欧盟理事会也正式任命拉加德为欧洲央行行长。11 月 1 日起,她将接替现任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执掌总部位于德国法兰克福、负责欧元区金融及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任期八年,不可连任。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
欧洲中央银行总裁

拉加德在坊间有着国际金融圈“时尚女魔头”之称,为男性主导的金融界增添一抹优雅的女性色彩。然而,摆在这位“时尚女魔头”面前担子并不轻松——欧洲经济下行压力明显,而欧洲已经处于负利率时代,货币宽松举措的空间被压缩,经济增长前景充满挑战。金融危机时代在法国力挽狂澜的拉加德,能否在她的新岗位上带领欧洲经济走向复苏?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1956 年 1 月 1 日拉加德出生在法国巴黎, 在巴黎第十大学、法国政治研究学院分别获 得法学和政治学学位。
1981 年,25 岁的拉加德被美国大型律师事 务所贝克·麦坚时(Baker McKenzie)录 用,主要负责反托拉斯和劳工纠纷案件。
1995 年,她成为该律所的执行委员会成员, 四年后成为该律所史上第一位全球主席。
2005 年,受时任法国总理德维尔潘邀请, 拉加德回到法国负责对外贸易事务。
2007 年,萨科齐任法国总统后,拉加德出 任农业部长,后又出任经济、财政与就业部 长,成为八国集团(G8)成员国中史上第 一位女性财长。她担任法国财长期间,推进了法国与欧元区成员国合作,并说服他们在 经济严重下滑情况下,采取集体的财政对策。
2009 年,英国《金融时报》将拉加德评为“欧 元区最佳财长”,称赞其在金融危机中“措 施及时得当”。
2011 年,拉加德开始担任 IMF 总裁,成为 该组织史上第一位女性总裁。2016 年获得 连任。
2019 年 7 月 2 日,她被提名为下任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同时拉加德递交 IMF 总裁辞职信,辞职于 2019 年 9 月 12 日生效。

IMF任职期间,拉加德当过欧债危机的“救火队长”,推动了 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平衡了欧美和新兴国家间的关系,积极推动女性平权、气候变化等议题。值得注意的是,拉加德推进的举措有的也与中国息息相关。如2015年底,美国国会通过 IMF份额改革方案,新兴市场在IMF的话语权获得大幅提升,中国成为 IMF第三大份额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2016年,IMF正式确认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后第五种“入篮”货币,并且是新 SDR篮子中唯一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标志着人民币跻身于国际储备货币行列。

“超级马里奥”迎谢幕演出 继任者拉加德会接过政策遗产吗?

将于10月31日卸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德拉吉,在任职期间推出了不少宽松举措。2005年,意大利出现财政危机,意央行面临破产危险,当时还在高盛担任高管的德拉吉“临危受命”接任意央行行长。上任伊始,德拉吉“精兵简政”,通过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使意央行面貌焕然一新,意大利媒体将他称为“超级马里奥”。
在拉加德出任IMF总裁的2011年,德拉吉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当时正值希腊债务危机闹得沸沸扬扬、面临系统性风险之际,德拉吉曾说自己并没有十足把握成功拯救欧元,但他将放手一搏,并开展“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的举措,包括长期再融资计划(LTRO)、直接货币交易(OMT)、实施负利率等,也包括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购买担保证券与资产支持证券等资产购买计划。

去年12月,欧洲央行决定结束2.6万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为实施近四年的量化宽松政策画上句号。

今年9月,在拉加德卸任IMF总裁、候任欧洲央行行长之时,德拉吉领导下的欧洲央行再次向市场抛下重磅宽松举措——降息至-0.5%,同时重启QE。

不少投行和基金经理认为德拉吉已经将接下来三年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锁定”,给继任者留下了一堆艰巨的任务。针对经济学家展开的一项调研显示,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欧洲央行将不会在2022年前加息,资产购买预计会在2020年秋季结束。

从此前表态看,拉加德是欧洲央行刺激计划的支持者,她认为欧洲央行需要保持高度宽松货币政策,上任后或将延续德拉吉的货币宽松框架。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留给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施展的空间不多了,欧洲需要健全政策机制,完成银行联盟和解决财政政策整合方面的分歧。

历史记录看,拉加德一直支持欧洲采取更加积极的刺激政策:

1、支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欧元。拉加德支持德拉吉2012年在欧债危机顶峰时期所做的著名表态,即“欧央行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欧元”;

2、支持 QE等非传统宽松政策。拉加德在2014年4月开始的一系列公开场合持续呼吁欧央行采取更多宽松措施,包括非传统政策(QE等),比欧央行2015 年1月22日宣布QE(当年3月开始执行)时间更早;

3、近 期 继 续 呼 吁 货 币 宽 松。在2019年6月29日的G20 峰会上,拉加德表示希望央行继续宽松;

4、支持欧洲财政宽松及欧洲一体化进程。拉加德支持欧洲有财政空间的国家使用财政宽松工具,而且,其至今持续呼吁推进欧洲金融和财政一体化进程。

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在经济引导和对财政纪律的态度也备受市场关注。冯德莱恩对财政政策立场在德国人选中相对更具灵活性,冯德莱恩2005年以来一直在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内阁中担任职位。险胜过关一会投票获得批准后,冯德莱恩成为1967年以来首位德国出身的欧盟委员会主席。

历史记录看冯德莱恩:

1、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亲欧派;

2、对待财政纪律相对更具灵活性。其担任德国家庭事务部长时期,推动对儿童及老年人护理福利支出增加;

2013年以来担任国防部长以来,又推动军费支出增加。这些记录显示,在德国人选中,冯德莱恩对财政纪律可能更具灵活性。也正是因此,据媒体报道,冯德莱恩的提名是由法国总统马克龙而非德国方面提出的。

选择立场延续德拉吉路线的拉加德任欧央行行长,以及对财政纪律相对更具灵活性等冯德莱恩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一定程度上反映欧盟领导人内部倾向于保证欧洲的两个需求管理政策未来更具宽松倾向,更加逆周期操作,而非顺周期操作。因而,这些任命一旦通过,对未来欧洲的政策可以更加乐观一点。

欧洲央行内部的鹰派人士已经开始行动,呼吁新任行长对货币政策作出反思。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霍尔茨曼、克诺特都对欧洲央行此前设定的“略低于2%”的通胀目标提出了质疑。他们指出,在德拉吉担任欧洲央行行长的大部分时间里,即使推出超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个目标也未实现。

“我从根本上质疑该通胀目标。”霍尔茨曼表示:“我敦促欧洲央行进行评估,以确定当前的政策立场是否正确。”克诺特表示,欧洲央行应在通胀目标附近设定一个区间,以便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保留一些回旋空间。

9月份发布的欧洲央行会议纪要显示,欧洲央行内部分歧和疑虑正在浮出水面。9月议息会议上,霍尔茨曼和克诺特等人都反对再次推出QE,当时,25名委员中约1/3提出反对意见。

英国《卫报》报道称,欧洲经济被结构性和周期性逆风拖累,今年的经济增速已经从之前预计的2%下降至1%左右。如果风险因素恶化,这个数字还可能会更低。目前来看,欧洲的政策制定者们依然采取一种对策,即非常规的货币政策,包括负利率、大规模资产购买(QE)等。这些政策确实在欧债危机时起到了救急作用,但在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方面边际效用将是递减的。而且,负利率的副作用也是显着的——不仅损害银行业利润,也会鼓励过度冒险行为,对金融系统稳定性造成威胁,对整个经济的资源配置也会带来低效率。

欧洲央行面临的窘境,只有通过一套综合的促增长方案解决,需要央行举措以外的措施配合。欧盟需要健全政策机制,完成银行联盟和解决财政政策整合方面的分歧,这些任务都落在了拉加德的肩膀上。

拉加德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下一次经济衰退,欧洲尤其是欧元区需要做更多工作来完成银行联盟,确保有一个更深广的欧洲证券市场,有足够的共同财政空间等。这些都是可以稳定经济的手段,构建发展和安全的基础。”

针对全球贸易局面,即将接任欧洲央行行长的拉加德直言不讳,警告称,中美贸易战会产生严峻后果。拉加德在《六十分钟时事杂志》中说,她看到的风险是,美国面临失去领导地位的风险。她还警告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要促使联储局降低利率,因为减息可能会刺激通胀,故必须非常谨慎。对于美中贸易战开打1年多后,特朗普日前宣布双方达成初步贸易协议,缓和两国间的紧张关系。拉加德直言,贸易战削弱了全球经济增长,但相信特朗普能够驱散这片阴影。拉加德认为,特朗普手中掌握的最大关键,是贸易条件的可预测性和确定性,而眼下的不确定性,正在对世界经济造成伤害。

有分析认为,拉加德可能更像一个协调者,而非谋划者,这将给欧洲央行带来一些改变。

(Visited 44 times, 2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