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15:45 股票专栏

澳洲工党败选:政策稳定成首要追求,澳联储欲抽丝剥茧

18 日澳大利亚联邦选举日,工党领导人比尔·肖顿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承认败选,并宣布 辞职。随后澳大利亚现任总理斯考特·莫里森宣布胜选,并发表演讲。在接到工党领袖肖顿 承认败选的电话时,他告诉支持者:这对澳大利亚来说,是充满奇迹的一天 !“我一直相信 生命的奇迹!能拥有爱人和两个可爱的孩子,就是奇迹。今晚,奇迹再次发生了!”

三年一度的联邦选举中,澳大利亚将改选众议院所有 151 个席位以及参议院 76 个席位中的 40 个席位。此次大选主要是执政的自由党 – 国家党联盟,与反对党工党之间的竞争,也就 是现任总理、自由党莫里森与工党领袖比尔·肖顿之间的总理之位争夺战。根据 95% 选票 计票结果,执政的自由党联盟获众议院 74 个席位,反对党工党获 65 个席位,其余席位由 少数党获得。

工党意外败选

此前被普遍看好,就连早期出口民调都认定会获胜的澳大利亚工党,竟再次上演的 2016 年大选时被 意外翻盘的情节,临门一脚输掉大选。开票统计过程中,所有的澳洲媒体都有所警觉,他们之前普遍 预测的工党稳步获胜的局面并没有出现,尤其是在对此次选举结果至关重要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多 数选民并没有倒向工党,而是继续选择了支持现政府。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承认败选。不少渴望进步的澳大利亚年轻网民对于此 次选举结果表示了失望和难以置信,他们中一些人甚至认为此次澳大利亚大选很像 2016 年美国总统 选举,与此同时,舆论普遍认为工党过于激进的政策提案是此次意外败选的重要原因。此外,这一选 举结果也就意味着,近些年在澳大利亚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的领导下而每况愈下的中澳关 系,也将继续前景不明。

选举过程穿插中澳贸易关系探讨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统计,2018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431.3亿美元,增长14.1%。其中,澳大利亚 对中国出口 876.1 亿美元,增长 14.7%,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 34.1%,提高 1.0 个百分点;澳大 利亚自中国进口 555.2 亿美元,增长 13.1%,占澳大利亚进口总额的 24.4%,提高 2.2 个百分点。 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顺差 320.9 亿美元,增长 17.5%。中国继续保持为澳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 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和家具玩具杂项制品,2018 年合计进口 341.7 亿美元,占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总额的 61.5%。除上述产品外,贱金属及制品、塑料橡胶和化工产 品等也为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大类商品(HS 类),在其进口中所占比重均超过或接近 5%。

总体来看,澳大利亚自中国进口也实现增长,但进口增幅不及其对中国出口增幅,这也导致澳大利亚 对中国贸易顺差再度扩大,中国为澳大利亚贸易顺差最大来源,对中国贸易顺差值超过去其总体顺差。

从选举前澳大利亚媒体以及一些工党政客的表态来看,如果工党能赢得这次大选,似乎是能给中澳关系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

比如,工党友华的前总理保罗·基廷就在大选前公开已经要求工党在赢得大选后立刻开除毁掉中澳关 系的“疯子”。而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前些天也在媒体上撰文称,如果工党当选, 就不能再任由澳大利亚有关部门再在中澳关系上胡来,更建议工党政府可以为了改善中澳关系,重新 评估澳大利亚对中国华为公司的 5G 禁令。

然而,也有澳大利亚媒体却认为即便是工党能赢得大选,澳中关系短期内也不太会出现大的改善。《澳 大利亚经济评论报》的报道就指出,若工党赢得大选就将成为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的工党华裔议员黄英 贤已经表示外交上更多是“一切照旧”,不会出现大的调整。

从经济活动,贸易发展规律的角度来讲,不论哪个党胜选,想要修复中澳关系,恢复良好的贸易合作 以提振经济发展,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和积极畅通的回暖过程,远水救不了近火,而澳大利亚当前面 临的四大内在因素才是提供其竞争力及经济上行动力的首要问题。

国内经济问题驱动因素

对于 2019 年澳大利亚经济的发展前景,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测,明年其国内经济主 要有四个驱动因素:住房、贸易、银行和财税政策。

其中,住房是“经济发展的主要阻力”,但政府的预算盈余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弥补这一缺失。 2018 年澳大利亚全国房价下降了 4.8%,呈现了近 40 年来最严重的下滑态势。其中第一大城市悉尼的房价下跌最严重,平均房价较 2017 年最高点下跌了 11.1%,而 2008 年金融危机时期的最大跌幅仅 9.6%。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显示,澳大利亚房价可能将自高位下跌 10-15%,这将是自上世 纪 80 年代初以来的最大降幅。

贸易上面,中国作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据统计在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长中,光是煤炭和铁矿石产业就贡 献了近 46% 的份额。而近几年来,中国平均每年要从澳大利亚进口近 10 亿吨的煤炭资源,现在不仅是铁矿石, 中国进口澳煤炭也急剧下降。作为铁矿石出口大国,澳大利亚曾经 60% 的铁矿石都出售至中国,而在此期间澳 大利亚铁矿石价格不断“抬高”,直接把市场让给巴西、中亚多国。

澳大利亚的家庭储蓄率也处于历史低位,官方报告显示目前家庭储蓄率仅为 1%。摩根士丹利预计这可能会使消 费增长在未来几年内下降 1-4%。外加税收优惠减少以及贷款尺度收紧,进一步冲击了澳大利亚人的信心。澳洲 联储汇总的数据显示,受低利率和银行贷款限制放宽推动,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从 20 世纪 90 年代的 67% 跃升至 189%,家庭负债接近创纪录高点。虽然随着政府努力抑制贷款,第三季度的债务比率略有下降,但 仍然几乎是 1977 年有该数据以来的平均值的两倍,从而又引发了对房地产市场滑坡及其对经济的影响的担忧。 财税政策方面则更加集中于澳联储的经济政策,澳洲联储公布 5 月利率决议,并没有像外界猜测的那样如期降息, 这让市场感到意外。其连续 28 个月维持按兵不动的货币政策,维持当前利率水平 1.5%,联储同时指出,低利率 对经济造成支撑。

此前市场预期澳大利亚可能成为这一轮周期中全球第一个降息的发达国家。澳洲联储则认为就业市场仍然保持强 劲,就业显著增加,但空缺率仍然很高,一些地区出现了技能短缺,就业市场上行空间尚存。

尽管这些方面表现积极,但过去6个月里,在减少失业方面几乎没有进展。未来一年失业率将大致保持在5%左右, 直到 2021 年小幅下降到 4.75%。过去一年左右的强劲就业增长已导致工资增速有所回升,这是一个可喜的进展。 尽管这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同就业情况一样,预计工资还会进一步增长。

另一重要经济风向标中,澳联储指出经济的大部分领域都面临着“温和的通胀压力”,受住房市场疲 软以及一系列价格政策影响,过去一年的通货膨胀率为 1.3%,低于基准通胀率 1.6%,未来通胀率 只会渐进回升,今年潜在通胀率为1.75%,不过由于汽油价格上涨,实际通胀率也可能达到2%; 2020 年通胀率也将在 2% 左右。基准情境下,预计 2019 年、2020 年国内经济增速均为 2.75%。

澳大利亚追求的延续和稳定性

澳大利亚 5 月货币政策和大选中均传递出一个重要信息:延续性和维持稳定性。

莫里森的执政联盟赢得众议院选举,与此前的民调结果并不一致,反映了澳大利亚选民期待政局保持 稳定、现任政府能够继续有所作为的现状。澳大利亚近些年动荡的政治已经对该国发展造成冲击,由 于每一届政府都会出台新的政策,他们的很多政策都没有延续性和长远性,这一定程度上使得国家发 展不确定性增强。

近些年来澳大利亚动荡异常明显,自 2007 年以来已经换了 6 次总理,几乎没有一位总理是任满下台 的。现在执政的自由党执政联盟在 2013 年赢得联邦选举后,迄今也已经换了 3 位总理。据美联社报 道,澳大利亚选民都表示希望政局能够更加稳定,从而使得国家政策能够得以延续。而两个党派也改 变了规则,使得在两次大选期间推翻总理变得更难。莫里森和肖顿在竞选过程中都曾表示,获胜后会 稳定政局、减少政治动荡。

据彭博1月2日报道,假如澳洲各大银行同时紧缩信贷,大概继续抑制住房需求,这意味着任何财政或经济政策举动,都将与其国内住房问题产生深度关联。面对复杂的住房、消费和贸易环境,澳联 储如同对面一团乱麻,加之大选在即除货币政策外其他政策连续性受到激进工党提议的严重影响,其 最终选择在没有明确需要调整的情况下维持现状的态度属于无奈让步,而夹杂“谦让逃避”的意味。 市场人士指出尚不能排除澳洲联储年内仍有一次降息的可能,部分基金利率预测机构则给出了年内两 次降息的调整预期。因 4 月 23 日公布的澳大利亚一季度 CPI 年率仅增长 1.3%,为 2016 年 9 月以 来的最低水平,低于市场预期的增长 1.5%,同时也是自 2016 年 12 月以来首次跌破澳洲联储 1% 至 3% 的区间中值。受此影响在澳洲联储利率决议公布前,市场对 5 月宣布降息的预期从 10% 跳升至 50%,是 2016 年 8 月以来最高的一次。

澳联储若年度内或者在澳币未下跌至年度支撑位 0.63200 之前进行降息,,对于货币澳元则无疑构 成巨大利空,这从 5 月意外维稳后澳元的快速拉升就已经初露端倪,只有极度压抑和偏空的市场, 才会出现如此强度和持续短暂的报复性反弹。同时,澳元反弹仅持续单个交易,迅速回归空头的迹象 则传递出澳元将继续疲软的信号,显然市场普遍押注等待澳洲三年大选落幕,排除影响政治延续性的 因素之后,澳联储仍将大几率做出降息的举措。错综复杂的局面,总得动手解开第一根线头,而适当 的调整利率政策,又是这些线头中最温和且容易实施的一个。

(Visited 88 times, 6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