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15:36 特邀专栏

美元何时走弱

 

5月5日,美国时间午夜,美国总统特朗普算计好时间, 发了个推文。
周一晨市,亚洲金融市场由新西兰开市始,股汇市皆 出现恐慌性卖盘。特朗普推文如下:美国由5月10日 开始对中国2000亿进口的商品,关税由10%提升至 25%。贸易战只是小菜,两个大国全面对抗的大战略 时代才刚要开始。

美中对抗正进入休斯底德陷阱。美中对抗,还会持续以十年为阶 段进行,不是短期任何一个协议,就能消融掉彼此戒心。

特朗普这个推文的之前,望眼全球经济环境,状况如下 :

国际油价居高不下,虽然西德州国际油价在4月触及64.5美元 高点后就反转走低,但 2019 年来累计上涨仍逾三成,加之美国制裁伊朗与委内瑞拉等地缘政治情势,油价持续高档盘旋。

中国非洲猪瘟疫情所带来的猪肉供应大受打击。如今猪肉库存已降至 2011 年的水平。研究机构普 遍推估,猪肉价格可能飙涨 70%,并对整体物价产生外溢影响。生猪养殖数量短期减低,这个震 撼相对导致中国进口黄豆的数量都会出现下滑。

美国就业市场持续趋紧。美国第 1 季的聘雇成本增幅为过去十年来同期最大,且是连三年第 1 季 的聘雇成本都加速成长,成为劳动成本日渐增加的明确迹象。强劲的美国经济成长催生出健康的 就业市场,而抗冲击能力超强的华尔街为特朗普政府开创了一个大胆的贸易战争新想法。

美中贸易战争

美国第 1 季经济成长 3.2%,失业率徘徊在 50 年来低点,强势美元正在市场压制非美货币的势头。 考虑到强势美元、人民币走弱及中国进口商正吸收额外成本,贸易战对美国经济影响应该是“相对小 而可控制的”。即便美国企业迄今已吸收了大部分关税成本,但如今关税升至25%,吸收难度升高, 增加的成本将转嫁给消费者,从而造成通货膨胀与就业职缺减少。

白宫经济顾问拉里 • 库德洛 (Larry Kudlow) 对特朗普贸易战的看法 :

特朗普认为贸易战“好而且容易取胜”;并认为“我们的国家每年可以获得 1200 亿美元的关税,主要由中国支付”,然而拉里• 库德洛 (Larry Kudlow) 对这样的看法不以为然。Fox 主持人克里斯华 莱士也说,“支付关税的不是中国,是美国的进口商;美国公司支付的税款实际上是美国政府税收增 加,并且经常必要性的不断将其增加的成本转嫁给美国消费者。”

尽管库德洛承认“双方”都会感受到贸易战的压力,但他却仍认为贸易战有必要以损害美国的经济最 小的情况下继续进行。

有专业研究单位发易战开始之后的 “极端情境” 模拟 :

中国的GDP增长率将在2020年减少约1.3%,逐步放缓至前所未有的5%,而世界GDP将下降 0.5%。影响性从欧盟,日本到所有国家都在列。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下降2.1%,世界GDP将下降1.7%。 随着贸易风险上升,物价压力看涨,通胀的预期对美联储降息的看法也升温了。相对公债的基准2 年期和 10 年期美债收益率很快就反应市况而下行。市场就是这么敏感,原预期 FED 2020 年中才会 调降的利率,现在被提前嗅到。

那美元指数 98 的关口,岂不成了天险 ?

贸易战与美元指数

贸易战当然对美元有相关,但欧盟 5 月 7 日下调对欧元区的经济成长预测,指出欧元区前景面临明显的风险,更加提升了市场风险厌恶情绪。

欧元的基本面呈弱,英镑也好不到哪里。英国主要两党直到现在仍无法就脱欧议题做出决定,突破僵局的期望或真要等到秋天了。英镑今年在下档价位出现的支撑盘面,可能筹码面向也必须要有长期持有的心理准备。 英国脱欧的最后期限又延到 10 月 31 日,而英国也必须参加 5 月的欧洲议会选举,这些因素都促使资金转向欧元 的比重增加。

中美贸易战对瑞郎和日圆这种避险货币,难免会出现买盘的偏好,黄金亦同。不过这对大局没有太多的影响。

新西兰央行 5 月 8 日降息,利率将降至历史新低,同澳大利亚一样为 1.5%。澳央行 5 月出乎预料未再降息,但 同新西兰一样,利率皆处历史低点。纽澳的经济成长率从 2017 年逐步下走,不见通膨,反见就业状况呈颓势。 这也是当前全球经济不见起色的总体写照。

中国在近 20 年扮演着全球拉动经济火车头的角色,当两位数的经济成长率难以再现的时刻,美国掀起的贸易大 战誓将考验本已不见乐观的全球经济。

美元何时走弱

至于已强势五年余的美元何时走弱 ?

在当前全球景气似乎以美国为最佳的情况下,纵然FED可能难见再升息,但降息之日也仍在未定之天。 美元仍在高档盘旋之际,在全球经济同时放缓之时,很难期望美元很快走弱,汇市里的观盘与操作, 都当以大盘档的走势应对为宜。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