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10:00 封面故事

香港经济,10年来首次- 2.9%

Issue 35

香港,人们称之为全世界最繁荣、最文明的自由港,是世人心中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美丽的“东方之珠”。然而,自“修例风波”以来,暴力乱象充斥街头、打砸烧抢愈演愈烈,社会混乱撕裂、经济民生重伤……如今的香港,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香港经济将已经出现难以承受的损失。

“近几个月的香港局势确实让本地人的生计以及经济陷入让人忧心甚至危险的处境。”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

此话绝非危言耸听,让我们从一组数据说起:根据香港旅游、零售、餐饮及出入口贸易的官方数据,6月至9月,四大行业按年少收的经济收益超过 3000亿港元。虽然10月的最新数据仍未出炉,但业界估计跌幅更大,相信连同 10月份,过去5个月少收的经济收益或高达4000亿港元。

旅客对香港的印象大打折扣,赴港旅游意愿降至历史低点。据香港入境处统计,今年6月至9月的访港旅客数字较 2018年同期减少逾378万人次。而受动乱影响最大的行业正是和入境游相关的餐饮、零售和酒店业。入境游客剧降和频发的暴力滋扰双重因素叠加,让这三个行业明显呈现一个月比一个月更严重的收缩状态。

6 月香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录得352亿港元,按年少收25亿港元,之后每月跌幅扩大,理应属消费旺季之一的8月也录得 294亿港元的总销货价值,较2018年少收87亿港元,按年下跌22.9%,创下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月跌幅。6 月至9月香港总的零售销货价值只有1289亿港元,较2018年少收224亿港元。

圣诞节零售旺季的销售情况也蒙上阴霾。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谢邱安仪表示,不排除10月的零售数据会再录得逾 2成按年跌幅,甚至打破8月再创最差记录,并警告称11月及12月的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

多米诺效应也延伸至香港四大产业之一的贸易与物流业

一方面,激进暴力行为造成机场停运、交通瘫痪,甚至在争执中暴徒还会出手毒打“私了”司机,这些都大大增加了物流时间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入境旅客人数大幅下降也直接导致消费减少、贸易需求降低。据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的最新数字,香港9月的进出口贸易总货值仅7270亿港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近9.5%。

产业不兴通常带来失业率上升,首当其冲的零售、酒店、餐饮行业合计失业率已升至4.9%,为两年多以来最高水平,其中餐饮行业失业率更高达6.0%,成为六年高位。

香港工联会近日的问卷调查显示,44%的受访者担心未来开工不足,收入下降,甚至被裁员。而如果失业率继续飙升,势必会对香港整体消费信心产生较大影响,进而导致投资下滑,内部增长动力进一步弱化,令香港经济雪上加霜。事实上,消费信心受挫、投资意向下跌都已显现端倪:据统计,香港第三季度私人消费开支与上年同期比较实质下跌3.5%,为超过10年以来的首次;8月,估算企业投资意向的“香港中小企业业务收益现时动向指数”已经急跌至32.1,创2011年6月有调查以来纪录新低。

生产总值10年首次-2.9%

这是香港第三季度本地生产总值同比增幅,它已经滑至负值。近几个月来,香港经济基调急促逆转,这是自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以来首次出现季度同比下跌。

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的数据,三季度香港GDP的季度环比也大幅跌落3.2%,相比二季度0.5%的环比跌幅显著扩大。特区政府经济顾问欧锡熊就此指出,“连续两个季度环比负增长,表明香港经济已经步入‘技术性衰退’,这是近10年以来香港经济首次出现衰退”。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不排除全年经济负增长的可能性。

我们按照特区政府之前的预测“全年增长预测从2%~3%调低至0%~1%”来算笔账:2018年香港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453.17亿港元,如果2019年香港的GDP保持零增长与2018年持平,那么暴力示威对于香港经济全年的直接损失就接近千亿港元,这是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数字!

失业率攀升至4.9%

产业不兴往往带来失业上升。首当其冲的零售、酒店、餐饮行业合计失业率已升至4.9%,为两年多以来最高水平,其中餐饮行业失业率更高达6.0%,成为六年高位。

香港工联会近日的问卷调查显示,44%的受访者担心未来开工不足,收入下降,甚至被裁员。而如果失业率继续飙升,势必会对香港整体消费信心产生较大影响,进而导致投资下滑,内部增长动力进一步弱化,令香港经济雪上加霜。

旅游方面:4个月访港旅客减少378万人次

瘫痪机场、破坏港铁、打砸商铺、殴打市民……暴徒们的行为令旅客对香港的印象大打折扣。受香港各种暴力事件影响,全球多国对香港旅游发出警告。据香港入境处统计,今年6月至9月的访港旅客数字较2018年同期减少逾378万人次。
旅行团取消、从业人员零收入,这样的情况呈现一个月比一个月更严重的收缩状态。在今年8月,香港旅游界就发声,强烈谴责暴力行为,在《新闻联播》里也有相关的报道。

7月起旅游业者陆续开始“无薪假期”

香港旅游业吸纳就业达27万人之多。据香港旅游促进会总干事崔定邦介绍,旅行社业务普遍自7月起开始停滞,8月内地旅客开团数量更是断崖式下降超过四成,众多旅行社超过两个月没有收入。于是,5个月来,旅游从业者未获新的订单已是司空见惯,给员工放“无薪假期”成为不少旅行社的无奈之举。

“无薪假期”就意味着零收入,而每一个旅游业者的背后都牵动着一个家庭,他们生计受损,他们的家庭也难免受池鱼之祸。两个月没收入、三个月、四个月……如果乱象持续更久,后果不言而喻。

出租代步营业额腰斩,大跌50%

长达4个多月的激进示威活动,也严重影响6万个常态出租车司机及其20万个家庭成员的生活。香港的士司机从业员总会秘书长黄大海表示,外地访港旅客数量锐减,加上香港本地居民出行、消费意欲近月明显减弱,导致出租车的客源整体减少约一半。连月来,出租车司机的营业额跌幅持续扩大,由6月初下跌约10%,到现在已大跌超过50%。

在香港,出租车司机都是自负盈亏。以前每天在扣除车租、汽费油费等约600元基本成本后,平均还能赚500至600元。现在,营业额下跌超过50%,惟基本成本没有下调,这意味着司机的营业额很大可能难以覆盖成本,要贴钱打工。“现在已经到达临界点,营业额再跌下去,情况不敢想象。”

公共设施修复费用:难以估量

近日,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就公共设施在游行示威活动期中遭受暴力破坏的情况公布了一组统计数字:截至10月29日,在93个港铁车站及68个轻铁车站之中,累计有85个港铁车站及60个轻铁车站先后受破坏,大量设施损毁。公共交通方面,截至10月底,共有超过300条专营巴士路线、超过300条专线小巴路线及所有电车路线曾受影响而需改道或停驶。

4个月,少收3000亿港元

“近几个月的香港局势确实让本地人的生计以及经济陷入让人忧心甚至危险的处境。”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说。此话绝非危言耸听,根据香港旅游、零售、餐饮及出入口贸易的官方数据,6月至9月,四大行业按年少收的经济收益超过3000亿港元,虽然10月的最新数据仍未出炉,但业界估计跌幅更大,连同10月份,过去5个月少收的经济收益或高达4000亿港元。

零售业:22.9%,8月创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旅游业受动乱影响最大的行业正是和入境游相关的餐饮、零售和酒店业。据统计,6月香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录得352亿港元,按年少收25亿港元,之后每月跌幅扩大,理应属消费旺季之一的8月录得294亿港元的总销货价值,较2018年少收87亿港元,按年下跌22.9%,创下有记录以来最大单月跌幅。6月至9月香港总的零售销货价值只有1289亿港元,较2018年少收224亿港元。香港零售管理协会主席谢邱安仪表示,不排除10月的零售数据会打破8月再创最差纪录的可能性,并警告称11月及12月的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

贸易与物流:9月进出口贸易值较去年跌9.5%

香港机管局统计数据显示,香港机场瘫痪一日,会导致客运量损失20.6万人次,空运货值损失101.6亿港元,机管局盈利减少2285万港元。照此计算,8月9日至8月13日,暴徒围堵的五天里,光是机场的损失就接近千亿元。据统计,香港9月的进出口贸易总货值仅7270亿港元,较2018年同期下跌近9.5%。

香港陷入技术性衰退不可避免

一般而言,一个地区的GDP增速如果连续两个季度环比为负值,就意味着经济运行出现技术性衰退。眼下的香港正是如此: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近日公布,继2019年第二季度GDP环比实质下跌0.4%后,第三季度GDP环比跌幅扩大至3.2%。数据发布当日,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香港经济已步入技术性衰退。

香港属于高度开放的外向型经济,极易受到外部环境变化影响。同时,香港作为外向型城市经济体,因自身回旋余地小,受外部因素波动的程度也极易被放大。去年以来,由美国挑起的中美经贸摩擦,使香港内外部投资意愿有所降低。今年一季度,香港固定资产投资同比降低7%,货物出口总额同比下降4.2%,进口总额同比下降4.6%。截至今年7月,香港出口连续9个月下降。这也就导致了今年上半年香港经济增长幅度逐级而下,第一季度GDP仅同比上升0.6%,第二季度同比升幅进一步降为0.4%。因此,二季度GDP环比实质下跌0.4%,虽不尽如人意,但也算可以理解。

如果说今年上半年的增长疲弱是受到国际环境的影响,那么第三季度的负增长则主要归因于持续数月仍未平息的暴力乱象:首先,6月以来,违法暴力事件在香港多区持续升级,破坏公共秩序,践踏社会法治,市民人心惶惶,旅游、零售、餐饮、运输等各行各业都受到严重冲击,从中小企业运营、个人消费意欲到投资者信心都受到很大打击。正如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所说,“当出口、零售以至投资都疲弱时,整体经济数字将难以被寄予厚望”。

其次,外部环境会影响香港经济,但暴力乱象叠加才会形成对香港经济沉重的打击。最能说明真相的是香港回归22年来的GDP变化。1997年,香港GDP约为13650亿港元,到2018年上升到28453亿港元。也就是说,自1997年回归以来,香港经济翻了一番还要多,而且,这还是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两场大危机后的结果。可见,外部环境对香港经济影响有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说暴力事件对旅游、物流等行业的影响是较为显性的,更让人担忧的就是暴力事件带来的隐性影响,即对香港形象的污损、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影响,这种影响是难以估量的。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安全、稳定之于香港的意义不言而喻。资金是最厌恶风险的,只有营造安全、稳定的市场环境,资金才会愿意持续流入香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才会稳固。

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并不可怕,当务之急是要净化香港的发展环境,尽快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社会长治经济才能久安,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Visited 48 times, 1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