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by 15:53 封面故事

2 月 24 日,世卫坐庄金融市场,“控 制疫情的窗口期可能正在关闭。“

Issue 38

国 际 公 共 卫 生 紧 急 事 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简称 PHEIC)是指“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它国家公共卫生风险, 并有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的事件。”

该定义暗示出现了如下一种局面:当前事件情况严重、突然、不寻常、意外;对公共 卫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受影响国国界;并且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影响事件是 否构成 PHEIC 的因素包括:疾病感染病例、死亡病例、传染性、治疗效果、疫区人 口密集程度;病情发展速度;是否传出国境;是否需要限制国际旅行及贸易等。

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 PHEIC 是为了面对公共卫生风险时,既能防止或减少 疾病的跨国传播,又不对国际贸易和交通造成不必要的干扰,使相关国家地区遭受经 济损失。根据疫情的发展,世界卫生组织宣布 PHEIC 后随时可以撤销及修改。发布 后有效期为 3 个月,之后自动失效。

当地时间 2020 年 1 月 30 日,世卫组织发布新 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 共卫生事件,强调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 并再次高度肯定中方的防控举措。

自 2007 年颁布了管理全球卫生应急措施的《国 际卫生条例》以来,世卫组织仅宣布了六次公 共卫生应急事件,前五次分别为 2009 年的甲 型 H1N1 流感、2014 年的脊髓灰质炎疫情、 2014 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2015-16 年的“寨 卡”疫情,2018 年开始的刚果埃博拉疫情(于 2019 年 7 月宣布)。

从早期发生在武汉的“不明肺炎”,到如今疫情扩散至全国甚至海外,急剧增长的确诊数字背后,人们对于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和防范,正在不断发生变化。

12 月 30 日,来自武汉的两份红头文件是这次疫情的最早的信号。按照早期的官方通报,疫情最早病例发现于 12 月 12 日,在此期间,武汉卫键委针对疫情表明:病例已隔离,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落款均为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处的两份红头文件——《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及《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于12月30日在网络广泛传播,通知称:“根据上级紧急通知,我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新发病毒在1月9日有了初步定论。而在这时,首次出现了死亡病例。

1月9日,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在接受新华社的采访中表示,专家组认为,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体初步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

病毒找到了,需要说明的是,目前为止,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其中四种冠状病毒在人群中较为常见,致病性较低,一般仅引起类似普通感冒的轻微呼吸道症状。另外两种冠状病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即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引起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同于已发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对该病毒的深入了解需要进一步科学研究。

1月13日,境外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泰国),随后,武汉方面在先前病例中发现夫妻感染。直到1月19日,国家卫健委通报称,“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形势从1月20日开始急剧变化。这时陆续出现医务人员病毒感染,专家组赴武汉后提出建议“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1月20日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表示: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的人传人,并证实已有14名医护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武汉肺炎疫情还没有出现“超级传播者”,但这也是最令人担心的。

1月20日,武汉市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3日凌晨2点,指挥部发布通告:“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截至2月25日完稿,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累计确诊77779例,现有确诊47744,疑似待确认2824例,累计治愈27369例,累计死亡2666例。自武汉实时封城和各自采取放空措施开始,疫情对经济和民生影响的市场已超过一个月,流动人口的居家自我隔离政策仍在实施,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早在两至三周前就在不同行业显现。

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

其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该轮是驰名世界的邮轮品牌“公主号”系列船队中体积最庞大、设施最完善的世界顶级豪华邮轮之一,有如一座海上的五星级酒店。当步入“钻石公主号”邮轮大厅后,绝大多数人都会惊叹其无比的奢华,堪称一座移动的海上五星级酒店,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这艘豪华游轮在此次疫情中站在了舞台中央,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2020年2月19日,“钻石公主”号邮轮滞留乘客正式开始下船,当日约有500名乘客下船。

2020年2月20日,两名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乘客在医院死亡。截至当日在“钻石公主”号邮轮共有634人确诊,确诊病例依旧在不断上升。

钻石公主号疫情爆发后国际对疫情全球爆发的担忧暴涨,终于在2月接近尾声的周末,世界最担心的蔓延恶化现象最终出现。

相对于国内确诊病例稳中带降的走势,疫情国际扩散情况却不容乐观,非洲、亚洲、美洲确诊病例翻倍上升。

据法新社2月23日报道,英国爱丁堡医学院卫生治理计划负责人黛维·斯里达尔教授认为,“新冠病毒疫情在过去48小时内发生了重要转变。世卫组织及其成员国现在应当考虑从筑堤战略转至缓解战略,也就是减少病毒持续传播的负面影响”。在中国疫情中心之外的病例不断增多,而且“没有明显的流行病学关联,诸如之前有过旅行经历或与确认病例有接触”。除中国外,34个国家和地区也出现确诊病例。

意大利,据法新社2月24日报道,意大利已经封锁了多个城镇。意大利报告了第7个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病例,感染人数继续增加。目前已有超过200人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另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2月23日报道,在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激增之后,意大利宣布对北部十多个城镇封锁约两周时间。出于避免病毒扩散的考虑,意大利政府决定中断著名的威尼斯狂欢节。

意大利总理孔特对媒体宣布,“在被视为有疫情的地区,除特别允许外,不得进出”。他强调该措施涉及约5万民众。出于在监控点实施监督的需要,意大利总理表示将派出军队。违反禁令的可能面临最高3个月的监禁。

韩国,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2月24日报道,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统计,截至24日下午4时冠状病毒确诊患者较当天9时再增加70例,韩国境内确诊数总计已超过800例。

另据韩联社2月24日报道,国防部称,截至当天下午,已有13名军人被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另有大约7500名军人被隔离,以防这种病毒在军营继续蔓延。国防部称,陆军、海军、空军和海军陆战队都有确诊病例。

此外据韩联社2月24日报道,由于韩国大部分病例发生在东南部城市大邱以及庆尚北道。一些当地企业报告,他们不得不暂时关闭在那里的生产设施。

三星电子有限公司称,该公司不得不暂时关闭其位于大邱以北约45公里处的龟尾的智能手机工厂,因为该公司在那里的一名员工的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LG集团的子公司称,它们已经暂时阻止住在大邱以及庆尚北道清道郡的人进入它们的工厂。

伊朗,据法新社2月24日报道,伊朗证实的新型冠状病毒死亡人数今天增至12人,是在中国以外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令邻国忙于控制疫情。

在该地区对这种病毒传播的担忧日益增加之际,伊朗的四个近邻——土耳其、巴基斯坦、阿富汗以及亚美尼亚——23日称,它们将关闭陆地边界,三个邻国对空中交通实施限制。伊拉克和科威特当局已经禁止往返伊朗的旅行。黎巴嫩已经证实其首个病例,是来自伊朗库姆的一名45岁的黎巴嫩女性。此外,阿富汗、科威特和巴林陆续确诊本国首例新冠病例。

金融市场对突发和潜在风险事件最为迅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经济的影响最开始反馈在中国地区,新加坡富士A50于中国传统农历新年期间由13768点重挫至12475附近低点;疫情极大的影响到实体经济和贸易运输,国际市场方面则是好转的贸易前景不敌需求预期下降,美原油价格自59.00关口一度跌破50.00大关。很快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在交易市场发生,避险需求的激增导致罕见的美元和黄金“比翼双飞”的局面,美元接近整百关口、黄金则是一路向1600点高歌猛进。避险新秀BTC数字货币也冲破完全大关。

而这仅仅是疫情对金融市场产生作用的开胃菜。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22日表态:“控制疫情的窗口期可能正在关闭。”

他补充道,尽管中国境外的病例数量仍相对较少,但令人担忧的是,部分病例未出现明显的流行病学关联,例如到中国的旅行史或与确诊病例接触。

一石激起千层浪,2月22日-23日时值周末,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的避险需求激增,全球投资者和交易员共同瞩目2月24日国际金融市场开市。最终,市场很快给出了反馈,逾十余种产品出现不同程度跳空,避险产品上行,风险资产则跳水式下跌。黄金2011年八年之后再见千七大关;原本因为OPEC组织和俄罗斯联合增加减产的原油则单日暴跌逾4%;全球股指单日回吐此前逾一个月全部涨幅,标普500指数创2018年2月以来最大跌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更是抹去今年全部涨幅。

市场讨厌不确定性,公共卫生事件是多年来市场所面临的最不确定的宏观风险,投资者还敏锐地意识到,许多人在早期误判和忽视了该疫情的经济严重性,这使他们现在更容易考虑最糟糕的情境。不同国家和地区对防疫、抗疫工作采取了不同态度,截至目前,金融办公室的交易员除了国际金融数据和企业调研爆发,又多了一份需要关注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报告。

中国国内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面临“在疫情可控”的情况下复工的难题。受到疫情冲击,不少企业在建项目停滞,复工复产困难,订单交付难度加大,经营成本负担加重,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面临严峻挑战,对此必须给予高度重视。中国人民央行当机立断,采取宽松金融政策,贷款政策也极力稳定中小企业因现金流问题产生的影响,不过依旧有部分“高负荷”现金流运作的企业传出激进难以维持经营的消息。经济社会是一个动态循环系统,不能长时间停摆,企业正是其中最活跃的因子。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刻,“双线”作战任务艰巨繁重。在这个关键阶段,全力减轻疫情对广大企业的冲击和影响,将企业的巨大潜力动力活力激发出来,就能为疫情防控提供更有力的物质保障,就能牢牢抓住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目标任务的主动权。

“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逐步提高,其中浙江已超过90%,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已超过70%。特别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点领域企业正加快复工复产,相关企业加班加点、开足马力生产,口罩企业产能利用率达110%,全国粮食应急加工能力复产率超过70%,煤矿产能恢复率达76%,铁路装车数恢复到节前正常水平的95%左右,民航、港口、水运均正常运营。”

外贸方面,中国商务部将进一步丰富政策工具箱,重点在出口退税、贸易融资、出口信保、贸易便利化等方面加大力度;支持跨境电商、市场采购等外贸新业态快速发展,加快国际营销网络建设等。

不得否认的是在疫情可能全球传播的基调下,投机情绪很大的可能导致市场反应过于剧烈,但是对于后续疫情发 展的情况仍是市场关注的重点,不同投行和金融机构则对此作出了两极分化式的意见:一部分认为在 19 年贸易格 局受挫的基础上,疫情将极大几率导致十年一次周期的全球金融危机;而另一部分则认为现在尚缺乏证据指明情 况会继续恶化,相应的应对措施足够应对稍显强势的“病毒性流感”。不过,他们同时指出,对“新冠病毒肺炎” 的关注度绝不低于美联储和欧盟、英国、OPEC+,因为其会很大程度在季度或半年度时段影响后者决策

(Visited 60 times, 1 visits today)
[email protected]
Close